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朽祝您快乐

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人可以把平庸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日志

 
 
关于我

人生就象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埃及印象  

2007-03-12 10:18:1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2月17日(丙戊腊月三十),乘上埃及航空公司飞机从北京出发,告别了太平洋的波涛,飞越了阿拉伯半岛和红海,在正月初一的曙光中降落在埃及首都开罗。

 在不算大的开罗机场,已然感受到埃及的特色,到处是头戴黑色贝雷帽、身着黑色粗呢制服、脚蹬黑色陆战靴的士兵,他们是全世界独有的警种——旅游警察。每个人留有两撇小八字胡,手里端着AK-47冲锋枪的共同的特征,倒象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机场大道并不笔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拉姆西斯二世的巨型雕像,街道两旁的建筑不是很高,但比较整齐。据说:这里住的是一些达官显贵们,穆巴拉克的官邸也在附近,所以这几个街区到处是绿制服、黑制服的士兵,红帽子、白裹腿的警察以及黑皮茄克的总统卫队。我们感受到了一个真正的警察国度。

 车子进入了市区,居然看到了一家海尔专卖店夹杂在柯达、索尼之间,中国真是一天天强大了。放眼望去几十座高耸笔直的宣理塔,它告诉我们,你已置身于伊斯兰的世界。其他的建筑就更有特色了,除去宾馆饭店,一般的民房,不管是楼房还是平房,两三层或是十几层,几乎都是还没有外装修的毛坯房。有的楼甚至下面几层还是框架,而上面某个位置已经四面有墙开始住人了,真正的空中楼阁。在埃及,一般平民的家庭有内部装修,铺有地毯,看上去很温馨。而房子外观和自己不相干,所以能省就省,有碍观瞻那是政府的事。

 正值早晨上班时间,大街上人来车往,行色匆匆。道路上没有人行横道,行人随意乱穿。小卧车、公共汽车、马车、驴车一应具有,而小卧车大多是破旧的二手车或三手车。因为人多、车多,大家基本上不遵守交通规则,车辆刮蹭时有发生,所以开罗人基本上就不开新车了。街上虽然有穿各种制服的警察执勤,但他们似乎已经对这种纷乱而嘈杂的景象麻木了,给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人提了个醒,要注意安全。

 尼罗河穿越开罗市区,数座大桥横亘其上,一些大宾馆和酒吧坐落两岸。晚上,夜色掩盖了一切破落景象,尼罗河畔到处灯红酒绿,不时有游轮穿梭,烤肉的香味,迷人的肚皮舞女郎,一片花花世界。

 宾馆的服务、餐饮当属一流,显示着埃及旅游大国的训练有素。特色之处依然是,逢进大堂,必经安检门,警察和侍者服务两厢。

 

 由于以前发生过恐怖分子袭击外国游客的事件,所以埃及政府专门成立了保护游客的旅游警察。机场、宾馆、饭店和风景名胜景点都有穿制服的警察和不穿制服的便衣负责保卫,就连我们一行的旅游车上也有一个埃及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其中的一项任务就是负责我们的安全。虽然刚刚踏上埃及的土地一个小时,我们已经充分感受到旅游在埃及的分量,游客的安全关乎国家的经济命脉,所以我们能够享受这种部长级的安保。

 埃及的国土面积是100万平方公里,96﹪是沙漠,7000万人口,1000万人生活在开罗。开罗的市区可以用几个词来形容:破旧、纷乱、嘈杂、人声鼎沸、生机勃勃。

 

古埃及

 埃及有7000年的历史,居四大文明古国之首。上溯公元前四五千年到公元年左右,称为古埃及文明,分为早王朝时期、古王国时期、第一中间期、中王国时期、第二中间期、新王国时期和后期埃及7个时代,前后共31个王朝,以及希腊化时代的马其顿王朝和托勒密王朝。公元前后到公元五六百年埃及是古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公元六百年至今进入阿拉伯时代。现代的埃及人是阿拉伯人,与古埃及人没有太多的血缘关系。古埃及文明和古埃及人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隐没在尼罗河两岸的漫漫黄沙中了。

 埃及前后共有四个首都。古埃及一度以尼罗河的上游和下游分为上下埃及。上埃及古都在底比斯,就是现在的卢克索,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西安。上埃及的图腾是蛇神。下埃及古都是孟菲斯,距开罗30多公里。下埃及的图腾是鹰神。所以,如果古埃及法老的王冠上既有蛇神又有鹰神,说明他是上下埃及共同的统治者。以马其顿出生的亚历山大大帝名字命名的城市是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首都,现代埃及的经济中心,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上海。现代埃及的首都是开罗。

 

埃及国家博物馆

 埃及国家博物馆坐落在开罗市中心,一座粉红色的建筑,外观规模并不是很大。博物馆始建于1858年,是世界著名博物馆之一,全部馆藏近20万件。博物馆有严格的保卫和安检程序,当然不全是为了文物的安全。

 博物馆前面的院子,中间有一个小喷水池和两个花坛,其间和四周陈列着大大小小法老雕像、王后雕像和斯芬克斯像。

 博物馆上下一共三层,中央大厅是一个巨大的天井,从每层的任一位置都可以平视或俯视这里。正中端坐着高达10米的阿蒙诺菲斯三世和王后泰伊的巨型雕像,周围陈列着一些稍小的雕像。一楼的前厅是圆形的,有4座5米左右的雕像,其中包括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宗教改革者埃赫纳通和在古埃及地位相当于中国秦皇汉武的第十九王朝的拉姆西斯二世。左右两个侧厅陈列着一些巨大的石棺和墓碑。

 二层的前厅和侧厅陈列着从法老坟墓发掘的小雕像,还有精美玉石花瓶等生活用品和木质或石质的祭祀用品。所有这些展品都陈列在极其普通的木框玻璃展柜中。侧厅的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展柜中平躺着大小长短不一的木乃伊,似乎也没有严格的温度和湿度保护。

 二层的后厅是博物馆最辉煌的部分,其展品来自1922年从埃及中部帝王谷发现的图坦卡蒙陵墓。图坦卡蒙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是刚才提到的古埃及宗教改革者埃赫纳通的弟弟,他8岁登基,18岁神秘的死亡,在位时间只有短短10年,前期由埃赫纳通的王后内菲尔提提摄政,她是古埃及四大美女之一。图坦卡蒙的陵墓被发现时,保存完好,没有被盗掘过。所以被世人称为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发现,与中国的兵马俑齐名。展品中有一个御座,背部有王后向图坦卡蒙身上涂抹橄榄油的精美雕刻;一张大床,两侧的前腿和后腿分别是两尊阿努比斯神(猎狗);一座镀金的小神堂,里面盛放着装有图坦卡蒙内脏的瓦罐,外面有四尊伊西斯女神护卫;还有很多细小的生活用品,甚至包括一件避孕用品。

 最后有一间带铁门和警卫的展厅,展览图坦卡蒙的纯金面具和两座金棺。这是埃及国宝中的国宝,保护措施也非同凡响:展品陈列在显然是有警报器的水晶玻璃展柜中,在周围射灯的照射下熠熠发光。图坦卡蒙的纯金面具是一尊半身胸像,有黄金、蓝宝石和红宝石铸造,头饰上有鹰蛇双神护佑,面部表情优雅,目光直视前方,充分体现着法老至高无上的威严和权力。图坦卡蒙的两座金棺实际上是两尊平躺着的法老全身像,法老双手交叉,握有权杖和鞭,全身有古埃及诸神的雕刻,这是典型的法老标准像。两座金棺一大一小,原本是小金棺套在大金棺之内,小金棺内是木乃伊。

 感受:以前,在北京参观过一个“古埃及文明展”,我当时怀着异常崇敬的心情看完展览,觉得所有展品真是叹为观止。可是参观了埃及博物馆之后,觉得在北京看到的展品在埃及实在是再普通不过了。这里任何文物若是在世界各地其他博物馆必定会趋之若鹜,可是在这里只能是简单任意地堆积。埃及博物馆的文物之繁多,简直让人有些管理不善的感觉。

 

金字塔

 金字塔是法老肉体安息的坟墓,是法老灵魂通往来世的升天之所。古埃及讲究天人合一,太阳东升西落,生命生死轮回。所以金字塔全部建在尼罗河西岸的不同地方,一共有80多座。其中最著名的是位于开罗东南吉萨高地的吉萨金字塔群。

 吉萨金字塔群是由三座较大的金字塔和一些小金字塔组成,属于古埃及第四王朝的法老们的坟墓,距今有4600年的历史。其中胡夫金字塔暨大金字塔曾经是地球上最高的建筑物,这一纪录一直保持了近4500年,直到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建成后才被超越。它原先高146米,随着岁月和风沙的侵蚀,现在高136米,用250万块两吨重的石头堆砌而成。胡夫之子哈夫瑞的金字塔略矮一些,是第二高金字塔,由于角度的原因,有时看起来好像比胡夫金字塔还要高。它的中上部有明显风化脱落的痕迹。门卡拉金字塔要比两位先王的小得多,但它的独到之处在于它的身旁还有三座更小的卫星金字塔,它们属于门卡拉的王后。

 金字塔的外观原本不是阶梯状不断向上,而是平滑向上,成纯白色。岁月不仅将平滑的外观打磨出棱角,而且将它与沙漠融为一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金光灿灿。

 感受:金字塔居然在开罗市区内,是我没有想到的。他们象三个巨人一样,伫立在吉萨高地上,俯视着开罗市区,开罗的男女老少每天就在巨人的注视中穿梭忙碌。历史与现代是那么强烈的反差,又是那么和谐的融为一体,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大斯芬克斯

 从金字塔群向东大约一公里,有一座神庙,古埃及时尼罗河曾流经这里,故有人将神庙称为河岸神庙。神庙既是举行祭祀的场所,同时也是法老被制成木乃伊的场所。

 斯芬克斯是希腊的叫法,是指狮身人面或狮身羊首等不同造型雕像。狮身人面一般以某个法老的头像配以狮身,象征着法老威仪天下。狮身羊首是以公羊头配以狮身,多用于祭祀场合。这一类的斯芬克斯雕像,在古埃及十分普遍。

 在古埃及的所有斯芬克斯雕像中,尤以吉萨金字塔群东边河岸神庙中的斯芬克斯像最大、最著名,特称大斯芬克斯。一般的观点认为:大斯芬克斯的头像是古埃及第四王朝法老哈夫瑞,据今4500年左右。哈夫瑞的金字塔就在西边一公里处,其高度仅次于胡夫金字塔,但却多了一尊大斯芬克斯像。因此哈夫瑞的威严和气派并不在其父胡夫之下。

 大斯芬克斯高20米、长72米,伏卧在地,昂首向东,俯视着开罗市区和尼罗河。它历经了4500年的世事沧桑和人间冷暖,几度黄沙没顶,几度河水侵蚀,如今又重见天日。

 感受:大斯芬克斯历经沧桑,河水和风沙的侵蚀,人为的破坏,已是满目沧桑、面目全非;但是当你面对他时,敬畏之情悠生:岁月无情、神明伟大、自身渺小,不由得顶礼膜拜。

 这是抵达埃及的第一天,当我们晚上六点钟吃饭的时候,正是北京正月初一的二十四点。

 

亚历山大

 清晨(到达埃及的第二天,正月初二)我们踏上了开罗到亚历山大的公路,路上车不多。亚历山大在开罗西北300公里左右,地处地中海南岸,有400万人口,这里曾是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首都,因亚历山大大帝而得名,是现代埃及的经济中心,世界著名的避暑胜地。由于历史上经历了四次大地震,古迹大多数被破坏。

 

亚历山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建于1902年,是一座用玻璃制作、有着球形和金字塔形混合外观的现代建筑,显得很整洁,主建筑外墙采用的是花岗岩材料,上面刻有体现古埃及历史的象形文字,地下室的玻璃屋面基本上与室外地面平行,总体建筑显得很庞大。虽然馆藏量仅有60000册,但仍不失为埃及历史上最悠久的图书馆之一。图书馆内有不少读书人在静静地读书,也有边走边交谈的。女人们除了戴着头巾,并无其他拘谨的地方,彼此间气氛很是轻松,让人感到了现代阿拉伯的文化气息。

 

庞贝石柱与沙尘暴

 我们来到老城区的一处高地前,这里是古建筑的遗址,一根典型古罗马风格的擎天石柱屹立其上,高26.7米,人们叫它“庞贝石柱”。前面有三尊分别由大理石和雪花石雕刻的斯芬克斯像,面部的原型是著名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巴特拉。时光仿佛倒转了2000年:古罗马共和时代的三杰之一庞贝战败遭恺撒追击逃至亚历山大,法老托勒密十三世因惧怕恺撒而杀死了庞贝。法老的姐姐克里奥巴特拉为了权力而勾引恺撒,恺撒出于政治目的与其结婚。由此,克里奥巴特拉不仅成为了恺撒的妻子,也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埃及法老克里奥巴特拉七世。恺撒不仅当上罗马的首席执政官,同时也拥有了埃及。后来恺撒遇刺,克里奥巴特拉又委身于罗马执政官安东尼。恺撒的外甥孙屋大维征讨安东尼大获全胜,克里奥巴特拉用眼镜蛇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结束了古埃及的历史,埃及从此成为了古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

 强劲的海风伴着漫漫黄沙,沙尘在空气中形成衍射,太阳呈现出蓝色,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是很难将这两种气象景观合二为一的。滚滚黄沙席卷着老城区的每一个角落,斑驳昏黄的街道。街上的男女老少倒是没有匆忙的感觉,只是用长袍和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有的仅露出两只眼睛,也许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真主赐予的漫天黄沙。我仿佛置身于中世纪丝绸之路上的某个阿拉伯小镇,小贩热情的招手、少女羞怯的微笑和小孩好奇的目光。我们这些黄头发、黄皮肤的访客正以遥远的东方礼仪,拱手向人们祝福农历春节的降临。

 亚历山大:古埃及文明、古罗马文明、阿拉伯文明和中华文明就这样和谐地交织在一起了。

 

美景与美食

 忽然看到一大片波涛汹涌、白浪翻滚、没有边际的蓝色水域,我这才意识到这就是让人无限遐思的那个海。惊涛拍岸卷起千层浪,可以恰当地用来形容我初次见到的“地中海”。

 海边的街道旁多是些欧式建筑,如果是风平浪静、阳光和煦,应当是很惬意的。接下来我们参观了这样几个地方:埃及最后一位国王法鲁克的行宫:孟塔扎宫,行宫中有热带植物,该行宫于1892年建成,原为法老夏天避暑地方,现在是埃及穆巴拉克的总统府;

 坐落在地中海旁著名的古亚历山大灯塔遗址上的凯特贝城堡,亚历山大灯塔是世界上最大的灯塔,是古希腊时期的作品。

 风景原本真的是很美的,但同时我们也领略到了地中海的狂躁,狂风夹杂着海浪。我们的气息也随风而去,也许有一天会在对岸的意大利海滩上闻到它。

 中午,我们品尝阿拉伯风味的“海鲜大餐”,吃鱼居然没有刮鳞,味道不敢恭维。当然了,这就是民族风味,这就是异国情调,这就是旅游。

 感受:沙漠之雨的温馨,沙漠风暴的肆虐,也算是对埃及这片神秘之地气候无常变换有了充分的了解。风暴来临之际波涛汹涌的地中海,也与我想象中的平静、安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亚历山大的新城、旧城和古迹让人感受到了诸多文明的交汇与碰撞。

 

导游

 我们的地陪导游是一位能说汉语的埃及女人,1.80米的大个在埃及并不多见,她声称自己是手球运动员出身,退役后在埃及某大学学习了4年汉语,但她并没有来到过中国。说实话,她的汉语是带有埃及口音的,如果不是非常认真地听,或者单独交流,我们几乎什么也听不懂。

 作为导游,她是敬业的。她对埃及历史和文化以及现代的政治和经济算是了解的,这点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她是埃及人。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她对中国历史、文化和现实的了解,她可以进行埃及和中国之间的历史对比,比如说,与古埃及第几王朝同时代的中国处于什么朝代,某位法老的历史地位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那位皇帝等等。我想很多中国人对中国历史的了解,都未必赶得上这位埃及女导游。

 由于她的汉语能力实在让我们这些中国人无法接受,旅行社不得不在第二天就更换了导游。但不管怎样,她是我接触过的导游中,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的一位。

 

孟菲斯

 由于去了南非,我们于2月25日又回到埃及,到机场迎接我们的依然是贝雷帽、呢制服、陆战靴、八字胡、冲锋枪。

 清晨,我们沐浴着阳光和沙尘,来到距开罗30多公里的下埃及古都孟菲斯。虽然,孟菲斯作为古都早已不复存在了,但是可以从众多的遗迹中想象出它当年景象。

 有一座距今3000年,属于第十九王朝的“塔赫神庙”,现在叫露天博物馆。这里有一座原高14米的拉姆西斯二世的雕像,后来在一次地震中坍塌,现在失去双脚的雕像静静的躺在这座小博物馆里,长度依然有10米。尽管他躺着,我仍旧能感受到他的威严。周围散落着巨像的残片和一些小的雕像,其中有一尊拉姆西斯二世的雪花石雕刻的斯芬克斯像十分的精美。

 离开露天博物馆大约几公里远,位于圣卡拉的金字塔是古埃及的第一座金字塔,属于古埃及第三王朝,距今约5000年的历史,高60米,呈阶梯形,一共六级,这一点有别于后来的金字塔,故被人称为“梯形金字塔”。它是由当时的大祭祀伊姆霍泰普设计和建造的,2000年后古希腊人还奉他为“医神”。圣卡拉是一片墓葬群,除了梯形金字塔外,还有许多神庙和陵墓的遗址,目前还在继续发掘中。

 

汗﹒哈利利市场

 在开罗市区左转右转,傍晚时分,我们在一座大清真寺的广场上停了下来。正值穆斯林作祈祷的时间,广场上空回荡着诵经的祷文声。边上有几条小巷,狭窄而悠长,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就是每个旅游者来开罗必到之处,在整个中东都享有盛名的中东第一大集市:汗﹒哈利利市场。

 走进小巷,浓郁的阿拉伯风情扑面而来。咖啡馆中,上了年纪老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吸着水烟。这种水烟不同于中国的水烟,半人多高,全铜制作,又有十分精美的花纹,形状有点像机械工的油壶,壶嘴可以点火,另一端连接一个橡胶的管子,人对着管子吸食,一副飘飘欲仙的感觉。可能是阿拉伯风俗的原因,小巷中除了女性游客外,几乎没有当地女子的踪影。男人们见了面,相互拥抱,施以吻鼻礼。集市上最多的还是具有古埃及风格的各种工艺品,小贩们积极地推销着自己的商品,旅客们尽情地与之讨价还价,好一幅市井文化的长卷。

 感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地人是件有益的事情,也非常难得。无论是古埃及的文化,还是阿拉伯的工艺品,对于东方人来说都是极具异国风情的。但是,只要购买商品就要把握好两个要点,一是货比三家,二是讨价还价,至少照腰上砍。其实这一过程本身,就体现着旅游的乐趣与精髓。

 

犹太教堂和清真寺

 古埃及随着克里奥巴特拉七世以毒蛇艺术般地完成从法老到女神的升华,就此走完了其恢宏壮观、荡气回肠5000年的辉煌时代,走进了漫漫黄沙中的金字塔和尼罗河谷中的法老陵墓。此后埃及成为了古罗马帝国的行省,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又成为新诞生的基督教和犹太教萌芽的沃土。600年后伴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阿拉伯人又成为埃及的新主人,直至今日。

 因此,除了古埃及的文明外,埃及还有许多早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遗迹以及众多的伊斯兰阿拉伯古迹和文化。

 我们沿着开罗老城区狭窄而悠长街道,到处都可以看到公元前后的犹太教堂。墙壁上无处不在的大卫星,祭坛上的圣烛台,加上教堂中昏黄幽暗的氛围,压抑着人们的心情,使人们感受到犹太历史的凝重和犹太民族起伏的命运。

 在埃及,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大多主体外观象一个城堡式的建筑,所有人一律赤足进入,女士必须戴头巾,以示对先知的敬意。埃及是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伊斯兰教在埃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每当到了做礼拜的时间,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们就跪在这里,面对着墙,背诵着古兰经文,祈求真主的保佑。

 

莎草纸

 我们参观了一个莎草纸商店。埃及的尼罗河两岸盛产一种叫做“纸莎草”的芦苇植物,古埃及人将纸莎草经过加工制成纸张,这种纸叫做“莎草纸”。莎草纸是古埃及历史和文化记录的最主要载体。

 莎草纸的制作流程大致是:将新鲜纸莎草的茎劈成若干很薄的片状物,然后将片状物一片一片拼接排列在一起,经过风干,就制成一张张莎草纸了。莎草纸上原来植物的脉络依然清晰可见。莎草纸制成后基本保持了原料的原有形态,这也是与中国古代造纸的主要区别。

 在莎草纸上画的画,自然也就叫莎草纸画了。

 

踏上归途

 车子驶上了机场大道,我们向拉姆西斯二世的巨像挥手道别。进入开罗机场我们又看到了几天来已经习以为常的景象:贝雷帽、呢制服、陆战靴、八字胡、冲锋枪。很顺利出了海关,我们在免税商店发起了最后的淘宝。我突发奇想,打算买几本有关埃及历史的书,可惜都是英文版的。我想:或许来埃及的中国人太少了,没有需求哪来得市场,这是商品社会的规律。没有中文版的书,实在太正常了。

 埃及航空公司的空客340腾空而起,土黄色的开罗和像条亮线一样的尼罗河只是一闪就被抛到了身后。

 伊斯兰教依斯玛依教派精神领袖阿迦汗的陵墓在背后的万丈光芒中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剪影,仿佛圣灵再现;漫天云朵一片绯红,象滔滔河水浸染血色;千年不老、万世奔流的尼罗河孕育着埃及7000年的文明,见证着一幕幕世事沧桑:古埃及的兴衰荣辱,古罗马的过眼烟云,阿拉伯的金戈铁马,新时代的高峡平湖……

 也许是几天来马不停蹄地观光有些疲劳,飞机上除了三顿饭外,总是处在半睡半醒之间,偶尔看看书,仍难抵睡意。眼前又浮现出尼罗河畔的一草一木和金字塔上的一砖一石。拉姆西斯、图坦卡蒙、埃及艳后、鹰蛇双冠、金字塔群、斯芬克斯、庞贝石柱、地中海畔、荡舟尼罗、海鲜大餐、中东集市、沙漠骆驼、黑衣警察……

 飞机穿越了像是水渠一样的红海,穿越了漫漫黄沙的阿拉伯半岛,穿越了一池静水般的波斯湾,穿越了浩瀚无际的印度洋,穿越了沃野千里的印度次大陆,飞向了春潮涌动的中华大地。

 这一天是2007年2月26日,丁亥正月初九。

  评论这张
 
阅读(13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